您所在的位置是:
医院挂号处的黄牛江湖:是谁把300块的专家号炒到4500?
时间:2020-08-26|来源:
 有那么一段时间,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,一个个牛皮信封会出现在北医三院太平间外的一间花店里。放下信封的人,有的会说是给医院宋队的,也有的不说话直接放下东西就转身离开。花店老板从来也不会拆开信封,凭手感觉得信封里装的是钱,可能是2000,也可能是3000、4000。

一天或者几天后,就会有个大个子来将信封一并取走,他有时会穿着保安的制服,进来总是说一句“我来取宋队的东西”。

花店老板曾经对这件奇怪的事情不满,打电话给“宋队”,要求“别往店里存东西了”,但被警告“别事儿X,这些都跟你没关系,晚上就叫人拿走”。

这一个每月例行的隐秘交易,一直持续到了2018年9月,“宋队”宋伟和“大个子”张喜昆双双因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羁押。而这样类似黑帮电影的情节,被记录到了他们的判决书中。

宋伟和张喜昆,是北医三院的两个保安队长,每月工资6000元左右,扣除社保后到手4500元。向他们送钱的,是“号贩子”,也就是医院挂号处倒卖门诊号的“黄牛”,每个月送出1000到3000的保护费,可保平安,不送则会被抓、被驱赶。

判决书显示,2014年3月至2018年9月期间,共计收取保护费42.2万余元,平均每人每月4000元左右,而有的月份,仅仅其中5个号贩子就送出15000元。

医院系统内,和黄牛合作的不仅仅有保安。另一份判决书显示,空军总医院门诊部办公室职员田飞,利用其负责预约挂号工作、掌控特殊专家预约号的职务便利,为黄牛提供帮助,一年半时间,收取好处费56万元。

黄牛是医疗资源供求不平衡和价格错配的产物,在北京尤其极端。2016年两会时,时任北京市常务副市长李士祥表示,每天来北京看病的外地人达13万,“这还不包括随同人员”。

也是在2016年,一段“外地女子北京看病怒斥黄牛”的视频在微博刷屏:一白衣女子在医院大厅声嘶力竭地怒斥黄牛将300元的挂号炒到4500元,医院与黄牛里应外合,害得她从外地赶来排了一天队都没挂到号。

她在视频中向周边的人高喊:“票贩子把他们的人全排在前面,我们后边真正的老百姓不敢吱声,保安去哪儿了?”